篮球正网投住玩法 -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
篮球正网投住玩法
篮球正网投住玩法,篮球正网投住玩法
您现在的位置:篮球正网投住玩法 >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08 12:19:36

“万米网海捕鸟”幕后:鸟网未禁生产 利益诱惑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纪录片《迁徙的鸟》中,展示了停靠站的碎片化、岛屿化、环境污染等都会对候鸟的存活带来威胁,但人类的滥捕乱猎则是其中最致命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万米网海捕鸟”事件后,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在滥捕乱猎候鸟、交易猖獗的天津、河北唐山等地。但事实上,候鸟迁徙的“血色之路”远不止天津、唐山等黄渤海地区。天津的乱捕滥猎鸟类活动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在一个由25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微信群中,每天都有各地志愿者发来的拆除鸟网、发现死鸟数量的“噩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2010年以来公开报道得到的不完全统计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连篇报道呈现出一幅令人悲伤的景象: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之上,候鸟一边迁徙,一边消失;每年的春秋季节,是猎杀候鸟最严重的时候,从河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天罗地网”。  在国家林业局“三令五申”做好秋冬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的背景下,鸟网为何屡拆不绝?捕鸟事件为何屡禁不止?  监管盲点:行政交界处与废弃工业园  此次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万米网海捕鸟”,并非发生在偏僻的深山,而是城市的被遗忘地带。  10月9日至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沿唐山、天津交界区域现场巡查发现,被发现大量鸟网的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北京清河农场四处面积较大的捕鸟区域,虽归属的行政区域不同,但均距离天津市宁河区约30分钟车程。  10月12日,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海北镇小海北村又发现“捕捉候鸟后催肥”窝点,而此地距离宁河区也在30分钟车程内。  “黄渤海地区的非法候鸟交易集中在这一区域。”天津市宁河区一直是候鸟保护志愿者心头的一根刺。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个区域常年形成“贩鸟一条龙”服务,多次曝光、打击,屡禁不止。  而天津警方此前刑拘的8名犯罪嫌疑人中,有4人都是宁河区人。  毗邻渤海海湾的宁河区地处京、津、唐三角腹地,历史上曾经归属过天津,也归属过唐山。  在宁河区“包围”的范围内,有清河农场、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两块独特的区域,两地从地理位置来看位于宁河区境内,但行政区域划分上却分别隶属北京、河北管辖,是两省在天津的两块“飞地”。  这块行政管辖犬牙交错的的地域,却成了捕鸟、贩鸟者的“胜地”。捕鸟者在这一区域内“打游击”式地布网, “碎片化”的执法方式难以对捕鸟、贩鸟者形成地毯式打击。  现场参与督导的国家林业局督导组副组长、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执法人员有行政区域的划分,但是候鸟没有地域的界限,今天落在天津、明天就会落到唐山,应加强联合执法。”  唐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多年来捕鸟事件频发,确实多发生在行政交界处,但联合执法机制却迟迟未能建立,“人家天津是直辖市,我们(唐山)的级别低不好跟人家直接谈。”  此外,澎湃新闻注意到,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均系工业园区,但被荒废后变为了“捕鸟胜地”。  如志愿者解救2000只活鸟、处理挂网死鸟3000多只的天津中新生态城,系中国、新加坡两国政府战略性合作项目,2008年通过了总体规划。  但今年10月10日,澎湃新闻在中新生态城看到,整个生态城都被铁网围起来,仅留有一门出入,生态城内密集的芦苇丛高达2米。滨海新区农委汉沽林业工作站长王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这片区域已经被圈起来划入开发区了,长期没人进去,也没有路,是一个盲点。”  同样发现了捕鸟网道的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一处荒废的工业园区,也是类似情况,该地也是土地征用后未继续投入建设形成荒废的芦苇丛。  国家林业局督导组认为,从目前发现的几处捕鸟位置来看,都属于监管盲区。  禁止网捕,但未禁生产、销售鸟网  10月8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称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2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  澎湃新闻跟踪报道此事后,在一个250余人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的志愿者群里,新的大面积的鸟网不断被发现。志愿者每天清晨四五点就开始自发巡查,发现一处网点就将定位发到群里,同时图文、语音、视频“直播”,并电话通知当地林业部门一起拆网。  10月14日,天津市公安局通过认证微信公号“平安天津”发布,天津市公安局会同林业部门从10月9日开始严打非法捕猎、交易鸟类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共清除鸟网9310米。  澎湃新闻在唐山、天津等地走访发现,鸟网通常由尼龙细线织成,一般被挂在竹竿上,插在隐秘的芦苇丛中,很难发现。但长期巡护的志愿者很有经验,“看到有倒伏的芦苇你就往里走,一定会有鸟网。”  鸟网的成本很低且容易获得,面积往往铺得特别大,对鸟类杀伤力特别大。  志愿者呼吁国家和地方能够立法禁止捕鸟网的生产,“各地爱心人士也起早贪黑冒着酷热去拆网。但对于捕鸟网这一事实上已普遍存在的猎捕工具,如果不禁止生产、销售和流通,我们很难阻止它的使用。”  根据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统计,此前我国只有9个省份明确禁止使用捕鸟网,其中只有吉林省同时将捕鸟网的生产和销售也列为非法。  “鸟网对鸟类的伤害是非常明显的,”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指出,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版《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已经把网捕列为禁止使用的捕猎方法,因此鸟网的加工和生产必须加以规范,如果不采取措施来限制鸟网的生产和使用就不能够从根本上保护候鸟的安全。  “我们用于环志、科研的鸟网有专门的标志,以后对鸟网的使用相关部门要特别明确,比如用于科研的鸟网可以统一定点采购、统一配发,并做好标志。”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虽于2016年7月已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但要2017年1月1日起才正式施行。  而澎湃新闻此前独家报道,因为非法捕鸟行为猖獗,山东无棣县许多工厂和家庭作坊转而生产捕鸟网。  无棣县的许多家庭作坊都没有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因而鸟网生产者的总数难以估量。网上能搜到的当地已注册的有86家。但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实际上有好几百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作坊。  报道刊发后,中国绿色发展基金会致函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希望其能立即查处非法无证生产捕鸟网的作坊。  8月5日,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函称,针对网具生产,无棣县正在筹备制定无棣网具加工的“团体标准”,协调相关部门和乡镇成立网具协会,以规范网具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  但复函还提到,目前国家和山东省均没有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生产和销售捕鸟网,刚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未赋予工商部门对猎捕工具监管的职责。  利益链横跨南北与多头监管之困  利益是最大的诱惑。  据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汉沽分局10月13日刑拘的庄某某供认,他自2016年8月底开始多次非法猎捕野生鸟类,600余只卖了1万余元。  买卖来自于市场需求。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各地城乡结合部的野味餐厅、一些爱好食用野味的省份,为猎捕野生鸟类提供了需求。  10月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两位专家暗访天津西站附近的大丰桥花鸟市场时发现,虽然综合执法车就停靠在旁边,但鸟类交易仍在继续。  “这几天新闻报道后,公安局来了好多次,很多(卖鸟)人都不出来了。不过没用,你们周末来,国内国外的什么鸟儿都有。”一位懂行的老者津津乐道,天津的花鸟市场可并不只这一处。  而在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随机走进一家“金阳烧烤总店”,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配图),天津志愿者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多处可以吃到野味的餐馆,“有野鸟、野兔、大雁等,周六日最多” 。  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金阳烧烤总店的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实习生 李蒋 图  此次“万米网海捕鸟”事件中,唐山林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透露,捕鸟人主要在宁河区对鸟催肥,然后集中贩卖到广东等南方地区。  “太隐蔽了,我们跟踪多年也很难跟踪一条完整线路。”一名多年从事候鸟保护、捕鸟交易调查的志愿者向澎湃新闻表示。  广东省某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向澎湃新闻透露,通过多年调查,他发现火车运输已经成为候鸟南下的“绿色通道”,“最好国家相关部门能跟铁路总公司沟通,让铁路运输负起监管责任,堵死这条运输通道。”  据新快报2015年6月报道,通过火车从全国各地运到广州的鸟类,其中不少为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或广东省级重点保护动物。  广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民警当时查获的两货车鸟类来自河北沧州站,托运标签上写着“鸽子”。经当面清点,共查获疑似国家“三有”和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麻雀3300只(33箱)、珠颈斑鸠2556只(24箱)、黑水鸡642只(5箱)、夜鹭198只(18箱),均为活体。  报料人当时称,这种情况持续已近10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野生动物运到广州。“这些鸟类的发货站点主要集中在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以及河南的漯河、驻马店、信阳、三门峡等地,全部通过客运列车进行托运。”  10月11日下午,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保护候鸟专项行动,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应主动会同公安、工商、运输等部门,对候鸟等野生动物的非法市场、运输线路和餐饮饭店、花鸟市场、宠物商店等重点场所开展联合执法检查,集中查处非法运输、非法经营等行为,多环节强化监管,实现综合整治。  猖獗猎捕候鸟活动背后,存在着非法销售、运输、滥食野生动物的链条。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保护野生鸟类不是林业部门一家的事情,非法捕鸟活动猖獗的背后,公安、交通运输、工商等部门都有责任。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朝霞指出,在我国,除了林业部门具有综合执法的职权之外,涉及市场归工商管理,涉及交通则归交通部门管理,“如果该负责而没有履行责任,都应该追责,情形严重的,还应当追究渎职的行政刑事责任。”  专家:制定出一张 “全国捕鸟地图”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说,在全球候鸟迁徙路线上,黄渤海区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路线重要的地点,这种大规模捕杀候鸟的情况不仅能够对鸟类的迁徙种群造成伤害,同时也能够严重影响候鸟迁徙路线上沿岸国家的国际形象。  实际上,不仅是天津、河北等黄渤海区域,时值候鸟迁徙高峰期,全国候鸟迁徙线路上,猎杀与反猎杀的较量一直在进行。  广西融水县境内的九万山、元宝山山脉,是候鸟南迁北往的必经之地。  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信公号9月27日发布信息称,广西融水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当地警力在融水境内突击开展打击非法猎捕候鸟,共查处14起非法猎捕候鸟案件,查获贾某洋、蒙某思等16名嫌疑人,扣押移动电瓶、照明灯具、鸟网、砂枪、火药等捕鸟工具一批,没收候鸟死体93只、候鸟活体4只,捣毁非法猎捕候鸟窝点13处。  9月底,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联合林业相关职能部门对广州市中心城区的酒楼食肆、农贸市场、“三鸟”批发市场及路边流动摊档进行集中清查,共清理整治集贸市场等重点场所60处,清查酒楼食肆20个,收缴野生保护动物59只,其中水鸡30只,斑鸠11只,山鸡8只,翠鸟5只,黄苇鳽3只,石鸡2只。  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的公开报道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国家林业局在宣布启动全国范围内的保护候鸟专项行动时,要求彻底排查候鸟迁飞停歇的重点区域和重点路线,消除各种危及候鸟等野生动物种群安全的隐患,协同森林公安等执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立案侦查,追踪、抓捕犯罪嫌疑人,形成强大的震慑声势,坚决打压乱捕滥猎等违法犯罪势头。  国家林业局还要求健全保护长效机制,通过设立举报电话、聘用保护信息员、与保护志愿者和民间团体建立联动机制等方式,延伸保护触角,确保及时掌握各种不法活动的苗头,形成共同打击乱捕滥猎野生动物及非法交易的保护网络。  “我们建议国家林业局可以委托相关部门制定并出台全国的捕鸟地图,”陆军说,打击滥捕滥猎候鸟的行为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所有发生过捕鸟的区域都是敏感点,地方林业部门应通过新技术在地图上进行标记,在候鸟迁徙季节重点巡视,国家林业局也可以委托相关机构,让护鸟志愿者参与进来,制定一张“全国捕鸟地图”,发挥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抵制捕杀候鸟的行动中来。

“万米网海捕鸟”幕后:鸟网未禁生产 利益诱惑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纪录片《迁徙的鸟》中,展示了停靠站的碎片化、岛屿化、环境污染等都会对候鸟的存活带来威胁,但人类的滥捕乱猎则是其中最致命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万米网海捕鸟”事件后,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在滥捕乱猎候鸟、交易猖獗的天津、河北唐山等地。但事实上,候鸟迁徙的“血色之路”远不止天津、唐山等黄渤海地区。天津的乱捕滥猎鸟类活动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在一个由25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微信群中,每天都有各地志愿者发来的拆除鸟网、发现死鸟数量的“噩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2010年以来公开报道得到的不完全统计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连篇报道呈现出一幅令人悲伤的景象: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之上,候鸟一边迁徙,一边消失;每年的春秋季节,是猎杀候鸟最严重的时候,从河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天罗地网”。  在国家林业局“三令五申”做好秋冬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的背景下,鸟网为何屡拆不绝?捕鸟事件为何屡禁不止?  监管盲点:行政交界处与废弃工业园  此次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万米网海捕鸟”,并非发生在偏僻的深山,而是城市的被遗忘地带。  10月9日至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沿唐山、天津交界区域现场巡查发现,被发现大量鸟网的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北京清河农场四处面积较大的捕鸟区域,虽归属的行政区域不同,但均距离天津市宁河区约30分钟车程。  10月12日,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海北镇小海北村又发现“捕捉候鸟后催肥”窝点,而此地距离宁河区也在30分钟车程内。  “黄渤海地区的非法候鸟交易集中在这一区域。”天津市宁河区一直是候鸟保护志愿者心头的一根刺。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个区域常年形成“贩鸟一条龙”服务,多次曝光、打击,屡禁不止。  而天津警方此前刑拘的8名犯罪嫌疑人中,有4人都是宁河区人。  毗邻渤海海湾的宁河区地处京、津、唐三角腹地,历史上曾经归属过天津,也归属过唐山。  在宁河区“包围”的范围内,有清河农场、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两块独特的区域,两地从地理位置来看位于宁河区境内,但行政区域划分上却分别隶属北京、河北管辖,是两省在天津的两块“飞地”。  这块行政管辖犬牙交错的的地域,却成了捕鸟、贩鸟者的“胜地”。捕鸟者在这一区域内“打游击”式地布网, “碎片化”的执法方式难以对捕鸟、贩鸟者形成地毯式打击。  现场参与督导的国家林业局督导组副组长、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执法人员有行政区域的划分,但是候鸟没有地域的界限,今天落在天津、明天就会落到唐山,应加强联合执法。”  唐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多年来捕鸟事件频发,确实多发生在行政交界处,但联合执法机制却迟迟未能建立,“人家天津是直辖市,我们(唐山)的级别低不好跟人家直接谈。”  此外,澎湃新闻注意到,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均系工业园区,但被荒废后变为了“捕鸟胜地”。  如志愿者解救2000只活鸟、处理挂网死鸟3000多只的天津中新生态城,系中国、新加坡两国政府战略性合作项目,2008年通过了总体规划。  但今年10月10日,澎湃新闻在中新生态城看到,整个生态城都被铁网围起来,仅留有一门出入,生态城内密集的芦苇丛高达2米。滨海新区农委汉沽林业工作站长王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这片区域已经被圈起来划入开发区了,长期没人进去,也没有路,是一个盲点。”  同样发现了捕鸟网道的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一处荒废的工业园区,也是类似情况,该地也是土地征用后未继续投入建设形成荒废的芦苇丛。  国家林业局督导组认为,从目前发现的几处捕鸟位置来看,都属于监管盲区。  禁止网捕,但未禁生产、销售鸟网  10月8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称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2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  澎湃新闻跟踪报道此事后,在一个250余人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的志愿者群里,新的大面积的鸟网不断被发现。志愿者每天清晨四五点就开始自发巡查,发现一处网点就将定位发到群里,同时图文、语音、视频“直播”,并电话通知当地林业部门一起拆网。  10月14日,天津市公安局通过认证微信公号“平安天津”发布,天津市公安局会同林业部门从10月9日开始严打非法捕猎、交易鸟类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共清除鸟网9310米。  澎湃新闻在唐山、天津等地走访发现,鸟网通常由尼龙细线织成,一般被挂在竹竿上,插在隐秘的芦苇丛中,很难发现。但长期巡护的志愿者很有经验,“看到有倒伏的芦苇你就往里走,一定会有鸟网。”  鸟网的成本很低且容易获得,面积往往铺得特别大,对鸟类杀伤力特别大。  志愿者呼吁国家和地方能够立法禁止捕鸟网的生产,“各地爱心人士也起早贪黑冒着酷热去拆网。但对于捕鸟网这一事实上已普遍存在的猎捕工具,如果不禁止生产、销售和流通,我们很难阻止它的使用。”  根据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统计,此前我国只有9个省份明确禁止使用捕鸟网,其中只有吉林省同时将捕鸟网的生产和销售也列为非法。  “鸟网对鸟类的伤害是非常明显的,”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指出,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版《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已经把网捕列为禁止使用的捕猎方法,因此鸟网的加工和生产必须加以规范,如果不采取措施来限制鸟网的生产和使用就不能够从根本上保护候鸟的安全。  “我们用于环志、科研的鸟网有专门的标志,以后对鸟网的使用相关部门要特别明确,比如用于科研的鸟网可以统一定点采购、统一配发,并做好标志。”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虽于2016年7月已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但要2017年1月1日起才正式施行。  而澎湃新闻此前独家报道,因为非法捕鸟行为猖獗,山东无棣县许多工厂和家庭作坊转而生产捕鸟网。  无棣县的许多家庭作坊都没有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因而鸟网生产者的总数难以估量。网上能搜到的当地已注册的有86家。但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实际上有好几百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作坊。  报道刊发后,中国绿色发展基金会致函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希望其能立即查处非法无证生产捕鸟网的作坊。  8月5日,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函称,针对网具生产,无棣县正在筹备制定无棣网具加工的“团体标准”,协调相关部门和乡镇成立网具协会,以规范网具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  但复函还提到,目前国家和山东省均没有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生产和销售捕鸟网,刚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未赋予工商部门对猎捕工具监管的职责。  利益链横跨南北与多头监管之困  利益是最大的诱惑。  据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汉沽分局10月13日刑拘的庄某某供认,他自2016年8月底开始多次非法猎捕野生鸟类,600余只卖了1万余元。  买卖来自于市场需求。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各地城乡结合部的野味餐厅、一些爱好食用野味的省份,为猎捕野生鸟类提供了需求。  10月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两位专家暗访天津西站附近的大丰桥花鸟市场时发现,虽然综合执法车就停靠在旁边,但鸟类交易仍在继续。  “这几天新闻报道后,公安局来了好多次,很多(卖鸟)人都不出来了。不过没用,你们周末来,国内国外的什么鸟儿都有。”一位懂行的老者津津乐道,天津的花鸟市场可并不只这一处。  而在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随机走进一家“金阳烧烤总店”,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配图),天津志愿者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多处可以吃到野味的餐馆,“有野鸟、野兔、大雁等,周六日最多” 。  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金阳烧烤总店的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实习生 李蒋 图  此次“万米网海捕鸟”事件中,唐山林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透露,捕鸟人主要在宁河区对鸟催肥,然后集中贩卖到广东等南方地区。  “太隐蔽了,我们跟踪多年也很难跟踪一条完整线路。”一名多年从事候鸟保护、捕鸟交易调查的志愿者向澎湃新闻表示。  广东省某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向澎湃新闻透露,通过多年调查,他发现火车运输已经成为候鸟南下的“绿色通道”,“最好国家相关部门能跟铁路总公司沟通,让铁路运输负起监管责任,堵死这条运输通道。”  据新快报2015年6月报道,通过火车从全国各地运到广州的鸟类,其中不少为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或广东省级重点保护动物。  广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民警当时查获的两货车鸟类来自河北沧州站,托运标签上写着“鸽子”。经当面清点,共查获疑似国家“三有”和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麻雀3300只(33箱)、珠颈斑鸠2556只(24箱)、黑水鸡642只(5箱)、夜鹭198只(18箱),均为活体。  报料人当时称,这种情况持续已近10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野生动物运到广州。“这些鸟类的发货站点主要集中在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以及河南的漯河、驻马店、信阳、三门峡等地,全部通过客运列车进行托运。”  10月11日下午,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保护候鸟专项行动,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应主动会同公安、工商、运输等部门,对候鸟等野生动物的非法市场、运输线路和餐饮饭店、花鸟市场、宠物商店等重点场所开展联合执法检查,集中查处非法运输、非法经营等行为,多环节强化监管,实现综合整治。  猖獗猎捕候鸟活动背后,存在着非法销售、运输、滥食野生动物的链条。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保护野生鸟类不是林业部门一家的事情,非法捕鸟活动猖獗的背后,公安、交通运输、工商等部门都有责任。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朝霞指出,在我国,除了林业部门具有综合执法的职权之外,涉及市场归工商管理,涉及交通则归交通部门管理,“如果该负责而没有履行责任,都应该追责,情形严重的,还应当追究渎职的行政刑事责任。”  专家:制定出一张 “全国捕鸟地图”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说,在全球候鸟迁徙路线上,黄渤海区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路线重要的地点,这种大规模捕杀候鸟的情况不仅能够对鸟类的迁徙种群造成伤害,同时也能够严重影响候鸟迁徙路线上沿岸国家的国际形象。  实际上,不仅是天津、河北等黄渤海区域,时值候鸟迁徙高峰期,全国候鸟迁徙线路上,猎杀与反猎杀的较量一直在进行。  广西融水县境内的九万山、元宝山山脉,是候鸟南迁北往的必经之地。  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信公号9月27日发布信息称,广西融水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当地警力在融水境内突击开展打击非法猎捕候鸟,共查处14起非法猎捕候鸟案件,查获贾某洋、蒙某思等16名嫌疑人,扣押移动电瓶、照明灯具、鸟网、砂枪、火药等捕鸟工具一批,没收候鸟死体93只、候鸟活体4只,捣毁非法猎捕候鸟窝点13处。  9月底,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联合林业相关职能部门对广州市中心城区的酒楼食肆、农贸市场、“三鸟”批发市场及路边流动摊档进行集中清查,共清理整治集贸市场等重点场所60处,清查酒楼食肆20个,收缴野生保护动物59只,其中水鸡30只,斑鸠11只,山鸡8只,翠鸟5只,黄苇鳽3只,石鸡2只。  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的公开报道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国家林业局在宣布启动全国范围内的保护候鸟专项行动时,要求彻底排查候鸟迁飞停歇的重点区域和重点路线,消除各种危及候鸟等野生动物种群安全的隐患,协同森林公安等执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立案侦查,追踪、抓捕犯罪嫌疑人,形成强大的震慑声势,坚决打压乱捕滥猎等违法犯罪势头。  国家林业局还要求健全保护长效机制,通过设立举报电话、聘用保护信息员、与保护志愿者和民间团体建立联动机制等方式,延伸保护触角,确保及时掌握各种不法活动的苗头,形成共同打击乱捕滥猎野生动物及非法交易的保护网络。  “我们建议国家林业局可以委托相关部门制定并出台全国的捕鸟地图,”陆军说,打击滥捕滥猎候鸟的行为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所有发生过捕鸟的区域都是敏感点,地方林业部门应通过新技术在地图上进行标记,在候鸟迁徙季节重点巡视,国家林业局也可以委托相关机构,让护鸟志愿者参与进来,制定一张“全国捕鸟地图”,发挥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抵制捕杀候鸟的行动中来。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纪录片《迁徙的鸟》中,展示了停靠站的碎片化、岛屿化、环境污染等都会对候鸟的存活带来威胁,但人类的滥捕乱猎则是其中最致命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万米网海捕鸟”事件后,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在滥捕乱猎候鸟、交易猖獗的天津、河北唐山等地。但事实上,候鸟迁徙的“血色之路”远不止天津、唐山等黄渤海地区。天津的乱捕滥猎鸟类活动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在一个由25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微信群中,每天都有各地志愿者发来的拆除鸟网、发现死鸟数量的“噩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2010年以来公开报道得到的不完全统计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连篇报道呈现出一幅令人悲伤的景象: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之上,候鸟一边迁徙,一边消失;每年的春秋季节,是猎杀候鸟最严重的时候,从河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天罗地网”。  在国家林业局“三令五申”做好秋冬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的背景下,鸟网为何屡拆不绝?捕鸟事件为何屡禁不止?  监管盲点:行政交界处与废弃工业园  此次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万米网海捕鸟”,并非发生在偏僻的深山,而是城市的被遗忘地带。  10月9日至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沿唐山、天津交界区域现场巡查发现,被发现大量鸟网的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北京清河农场四处面积较大的捕鸟区域,虽归属的行政区域不同,但均距离天津市宁河区约30分钟车程。  10月12日,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海北镇小海北村又发现“捕捉候鸟后催肥”窝点,而此地距离宁河区也在30分钟车程内。  “黄渤海地区的非法候鸟交易集中在这一区域。”天津市宁河区一直是候鸟保护志愿者心头的一根刺。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个区域常年形成“贩鸟一条龙”服务,多次曝光、打击,屡禁不止。  而天津警方此前刑拘的8名犯罪嫌疑人中,有4人都是宁河区人。  毗邻渤海海湾的宁河区地处京、津、唐三角腹地,历史上曾经归属过天津,也归属过唐山。  在宁河区“包围”的范围内,有清河农场、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两块独特的区域,两地从地理位置来看位于宁河区境内,但行政区域划分上却分别隶属北京、河北管辖,是两省在天津的两块“飞地”。  这块行政管辖犬牙交错的的地域,却成了捕鸟、贩鸟者的“胜地”。捕鸟者在这一区域内“打游击”式地布网, “碎片化”的执法方式难以对捕鸟、贩鸟者形成地毯式打击。  现场参与督导的国家林业局督导组副组长、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执法人员有行政区域的划分,但是候鸟没有地域的界限,今天落在天津、明天就会落到唐山,应加强联合执法。”  唐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多年来捕鸟事件频发,确实多发生在行政交界处,但联合执法机制却迟迟未能建立,“人家天津是直辖市,我们(唐山)的级别低不好跟人家直接谈。”  此外,澎湃新闻注意到,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均系工业园区,但被荒废后变为了“捕鸟胜地”。  如志愿者解救2000只活鸟、处理挂网死鸟3000多只的天津中新生态城,系中国、新加坡两国政府战略性合作项目,2008年通过了总体规划。  但今年10月10日,澎湃新闻在中新生态城看到,整个生态城都被铁网围起来,仅留有一门出入,生态城内密集的芦苇丛高达2米。滨海新区农委汉沽林业工作站长王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这片区域已经被圈起来划入开发区了,长期没人进去,也没有路,是一个盲点。”  同样发现了捕鸟网道的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一处荒废的工业园区,也是类似情况,该地也是土地征用后未继续投入建设形成荒废的芦苇丛。  国家林业局督导组认为,从目前发现的几处捕鸟位置来看,都属于监管盲区。  禁止网捕,但未禁生产、销售鸟网  10月8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称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2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  澎湃新闻跟踪报道此事后,在一个250余人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的志愿者群里,新的大面积的鸟网不断被发现。志愿者每天清晨四五点就开始自发巡查,发现一处网点就将定位发到群里,同时图文、语音、视频“直播”,并电话通知当地林业部门一起拆网。  10月14日,天津市公安局通过认证微信公号“平安天津”发布,天津市公安局会同林业部门从10月9日开始严打非法捕猎、交易鸟类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共清除鸟网9310米。  澎湃新闻在唐山、天津等地走访发现,鸟网通常由尼龙细线织成,一般被挂在竹竿上,插在隐秘的芦苇丛中,很难发现。但长期巡护的志愿者很有经验,“看到有倒伏的芦苇你就往里走,一定会有鸟网。”  鸟网的成本很低且容易获得,面积往往铺得特别大,对鸟类杀伤力特别大。  志愿者呼吁国家和地方能够立法禁止捕鸟网的生产,“各地爱心人士也起早贪黑冒着酷热去拆网。但对于捕鸟网这一事实上已普遍存在的猎捕工具,如果不禁止生产、销售和流通,我们很难阻止它的使用。”  根据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统计,此前我国只有9个省份明确禁止使用捕鸟网,其中只有吉林省同时将捕鸟网的生产和销售也列为非法。  “鸟网对鸟类的伤害是非常明显的,”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指出,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版《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已经把网捕列为禁止使用的捕猎方法,因此鸟网的加工和生产必须加以规范,如果不采取措施来限制鸟网的生产和使用就不能够从根本上保护候鸟的安全。  “我们用于环志、科研的鸟网有专门的标志,以后对鸟网的使用相关部门要特别明确,比如用于科研的鸟网可以统一定点采购、统一配发,并做好标志。”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虽于2016年7月已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但要2017年1月1日起才正式施行。  而澎湃新闻此前独家报道,因为非法捕鸟行为猖獗,山东无棣县许多工厂和家庭作坊转而生产捕鸟网。  无棣县的许多家庭作坊都没有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因而鸟网生产者的总数难以估量。网上能搜到的当地已注册的有86家。但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实际上有好几百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作坊。  报道刊发后,中国绿色发展基金会致函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希望其能立即查处非法无证生产捕鸟网的作坊。  8月5日,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函称,针对网具生产,无棣县正在筹备制定无棣网具加工的“团体标准”,协调相关部门和乡镇成立网具协会,以规范网具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  但复函还提到,目前国家和山东省均没有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生产和销售捕鸟网,刚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未赋予工商部门对猎捕工具监管的职责。  利益链横跨南北与多头监管之困  利益是最大的诱惑。  据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汉沽分局10月13日刑拘的庄某某供认,他自2016年8月底开始多次非法猎捕野生鸟类,600余只卖了1万余元。  买卖来自于市场需求。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各地城乡结合部的野味餐厅、一些爱好食用野味的省份,为猎捕野生鸟类提供了需求。  10月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两位专家暗访天津西站附近的大丰桥花鸟市场时发现,虽然综合执法车就停靠在旁边,但鸟类交易仍在继续。  “这几天新闻报道后,公安局来了好多次,很多(卖鸟)人都不出来了。不过没用,你们周末来,国内国外的什么鸟儿都有。”一位懂行的老者津津乐道,天津的花鸟市场可并不只这一处。  而在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随机走进一家“金阳烧烤总店”,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配图),天津志愿者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多处可以吃到野味的餐馆,“有野鸟、野兔、大雁等,周六日最多” 。  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金阳烧烤总店的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实习生 李蒋 图  此次“万米网海捕鸟”事件中,唐山林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透露,捕鸟人主要在宁河区对鸟催肥,然后集中贩卖到广东等南方地区。  “太隐蔽了,我们跟踪多年也很难跟踪一条完整线路。”一名多年从事候鸟保护、捕鸟交易调查的志愿者向澎湃新闻表示。  广东省某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向澎湃新闻透露,通过多年调查,他发现火车运输已经成为候鸟南下的“绿色通道”,“最好国家相关部门能跟铁路总公司沟通,让铁路运输负起监管责任,堵死这条运输通道。”  据新快报2015年6月报道,通过火车从全国各地运到广州的鸟类,其中不少为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或广东省级重点保护动物。  广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民警当时查获的两货车鸟类来自河北沧州站,托运标签上写着“鸽子”。经当面清点,共查获疑似国家“三有”和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麻雀3300只(33箱)、珠颈斑鸠2556只(24箱)、黑水鸡642只(5箱)、夜鹭198只(18箱),均为活体。  报料人当时称,这种情况持续已近10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野生动物运到广州。“这些鸟类的发货站点主要集中在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以及河南的漯河、驻马店、信阳、三门峡等地,全部通过客运列车进行托运。”  10月11日下午,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保护候鸟专项行动,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应主动会同公安、工商、运输等部门,对候鸟等野生动物的非法市场、运输线路和餐饮饭店、花鸟市场、宠物商店等重点场所开展联合执法检查,集中查处非法运输、非法经营等行为,多环节强化监管,实现综合整治。  猖獗猎捕候鸟活动背后,存在着非法销售、运输、滥食野生动物的链条。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保护野生鸟类不是林业部门一家的事情,非法捕鸟活动猖獗的背后,公安、交通运输、工商等部门都有责任。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朝霞指出,在我国,除了林业部门具有综合执法的职权之外,涉及市场归工商管理,涉及交通则归交通部门管理,“如果该负责而没有履行责任,都应该追责,情形严重的,还应当追究渎职的行政刑事责任。”  专家:制定出一张 “全国捕鸟地图”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说,在全球候鸟迁徙路线上,黄渤海区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路线重要的地点,这种大规模捕杀候鸟的情况不仅能够对鸟类的迁徙种群造成伤害,同时也能够严重影响候鸟迁徙路线上沿岸国家的国际形象。  实际上,不仅是天津、河北等黄渤海区域,时值候鸟迁徙高峰期,全国候鸟迁徙线路上,猎杀与反猎杀的较量一直在进行。  广西融水县境内的九万山、元宝山山脉,是候鸟南迁北往的必经之地。  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信公号9月27日发布信息称,广西融水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当地警力在融水境内突击开展打击非法猎捕候鸟,共查处14起非法猎捕候鸟案件,查获贾某洋、蒙某思等16名嫌疑人,扣押移动电瓶、照明灯具、鸟网、砂枪、火药等捕鸟工具一批,没收候鸟死体93只、候鸟活体4只,捣毁非法猎捕候鸟窝点13处。  9月底,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联合林业相关职能部门对广州市中心城区的酒楼食肆、农贸市场、“三鸟”批发市场及路边流动摊档进行集中清查,共清理整治集贸市场等重点场所60处,清查酒楼食肆20个,收缴野生保护动物59只,其中水鸡30只,斑鸠11只,山鸡8只,翠鸟5只,黄苇鳽3只,石鸡2只。  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的公开报道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国家林业局在宣布启动全国范围内的保护候鸟专项行动时,要求彻底排查候鸟迁飞停歇的重点区域和重点路线,消除各种危及候鸟等野生动物种群安全的隐患,协同森林公安等执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立案侦查,追踪、抓捕犯罪嫌疑人,形成强大的震慑声势,坚决打压乱捕滥猎等违法犯罪势头。  国家林业局还要求健全保护长效机制,通过设立举报电话、聘用保护信息员、与保护志愿者和民间团体建立联动机制等方式,延伸保护触角,确保及时掌握各种不法活动的苗头,形成共同打击乱捕滥猎野生动物及非法交易的保护网络。  “我们建议国家林业局可以委托相关部门制定并出台全国的捕鸟地图,”陆军说,打击滥捕滥猎候鸟的行为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所有发生过捕鸟的区域都是敏感点,地方林业部门应通过新技术在地图上进行标记,在候鸟迁徙季节重点巡视,国家林业局也可以委托相关机构,让护鸟志愿者参与进来,制定一张“全国捕鸟地图”,发挥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抵制捕杀候鸟的行动中来。

“万米网海捕鸟”幕后:鸟网未禁生产 利益诱惑

“候鸟是允诺,是对回归的允诺。”——纪录片《迁徙的鸟》中,展示了停靠站的碎片化、岛屿化、环境污染等都会对候鸟的存活带来威胁,但人类的滥捕乱猎则是其中最致命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万米网海捕鸟”事件后,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在滥捕乱猎候鸟、交易猖獗的天津、河北唐山等地。但事实上,候鸟迁徙的“血色之路”远不止天津、唐山等黄渤海地区。天津的乱捕滥猎鸟类活动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在一个由25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微信群中,每天都有各地志愿者发来的拆除鸟网、发现死鸟数量的“噩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2010年以来公开报道得到的不完全统计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连篇报道呈现出一幅令人悲伤的景象: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之上,候鸟一边迁徙,一边消失;每年的春秋季节,是猎杀候鸟最严重的时候,从河北到天津,从江浙到鄱阳湖,从洞庭湖到北部湾,均可见到偷猎者的“天罗地网”。  在国家林业局“三令五申”做好秋冬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的背景下,鸟网为何屡拆不绝?捕鸟事件为何屡禁不止?  监管盲点:行政交界处与废弃工业园  此次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万米网海捕鸟”,并非发生在偏僻的深山,而是城市的被遗忘地带。  10月9日至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沿唐山、天津交界区域现场巡查发现,被发现大量鸟网的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北京清河农场四处面积较大的捕鸟区域,虽归属的行政区域不同,但均距离天津市宁河区约30分钟车程。  10月12日,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海北镇小海北村又发现“捕捉候鸟后催肥”窝点,而此地距离宁河区也在30分钟车程内。  “黄渤海地区的非法候鸟交易集中在这一区域。”天津市宁河区一直是候鸟保护志愿者心头的一根刺。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个区域常年形成“贩鸟一条龙”服务,多次曝光、打击,屡禁不止。  而天津警方此前刑拘的8名犯罪嫌疑人中,有4人都是宁河区人。  毗邻渤海海湾的宁河区地处京、津、唐三角腹地,历史上曾经归属过天津,也归属过唐山。  在宁河区“包围”的范围内,有清河农场、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两块独特的区域,两地从地理位置来看位于宁河区境内,但行政区域划分上却分别隶属北京、河北管辖,是两省在天津的两块“飞地”。  这块行政管辖犬牙交错的的地域,却成了捕鸟、贩鸟者的“胜地”。捕鸟者在这一区域内“打游击”式地布网, “碎片化”的执法方式难以对捕鸟、贩鸟者形成地毯式打击。  现场参与督导的国家林业局督导组副组长、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执法人员有行政区域的划分,但是候鸟没有地域的界限,今天落在天津、明天就会落到唐山,应加强联合执法。”  唐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多年来捕鸟事件频发,确实多发生在行政交界处,但联合执法机制却迟迟未能建立,“人家天津是直辖市,我们(唐山)的级别低不好跟人家直接谈。”  此外,澎湃新闻注意到,天津中新生态城、天津滨海物流加工区、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投资服务中心均系工业园区,但被荒废后变为了“捕鸟胜地”。  如志愿者解救2000只活鸟、处理挂网死鸟3000多只的天津中新生态城,系中国、新加坡两国政府战略性合作项目,2008年通过了总体规划。  但今年10月10日,澎湃新闻在中新生态城看到,整个生态城都被铁网围起来,仅留有一门出入,生态城内密集的芦苇丛高达2米。滨海新区农委汉沽林业工作站长王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这片区域已经被圈起来划入开发区了,长期没人进去,也没有路,是一个盲点。”  同样发现了捕鸟网道的天津汉沽区泰达慧谷一处荒废的工业园区,也是类似情况,该地也是土地征用后未继续投入建设形成荒废的芦苇丛。  国家林业局督导组认为,从目前发现的几处捕鸟位置来看,都属于监管盲区。  禁止网捕,但未禁生产、销售鸟网  10月8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称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2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  澎湃新闻跟踪报道此事后,在一个250余人的“全国拆网协作中心“的志愿者群里,新的大面积的鸟网不断被发现。志愿者每天清晨四五点就开始自发巡查,发现一处网点就将定位发到群里,同时图文、语音、视频“直播”,并电话通知当地林业部门一起拆网。  10月14日,天津市公安局通过认证微信公号“平安天津”发布,天津市公安局会同林业部门从10月9日开始严打非法捕猎、交易鸟类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共清除鸟网9310米。  澎湃新闻在唐山、天津等地走访发现,鸟网通常由尼龙细线织成,一般被挂在竹竿上,插在隐秘的芦苇丛中,很难发现。但长期巡护的志愿者很有经验,“看到有倒伏的芦苇你就往里走,一定会有鸟网。”  鸟网的成本很低且容易获得,面积往往铺得特别大,对鸟类杀伤力特别大。  志愿者呼吁国家和地方能够立法禁止捕鸟网的生产,“各地爱心人士也起早贪黑冒着酷热去拆网。但对于捕鸟网这一事实上已普遍存在的猎捕工具,如果不禁止生产、销售和流通,我们很难阻止它的使用。”  根据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统计,此前我国只有9个省份明确禁止使用捕鸟网,其中只有吉林省同时将捕鸟网的生产和销售也列为非法。  “鸟网对鸟类的伤害是非常明显的,”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指出,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版《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已经把网捕列为禁止使用的捕猎方法,因此鸟网的加工和生产必须加以规范,如果不采取措施来限制鸟网的生产和使用就不能够从根本上保护候鸟的安全。  “我们用于环志、科研的鸟网有专门的标志,以后对鸟网的使用相关部门要特别明确,比如用于科研的鸟网可以统一定点采购、统一配发,并做好标志。”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虽于2016年7月已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但要2017年1月1日起才正式施行。  而澎湃新闻此前独家报道,因为非法捕鸟行为猖獗,山东无棣县许多工厂和家庭作坊转而生产捕鸟网。  无棣县的许多家庭作坊都没有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因而鸟网生产者的总数难以估量。网上能搜到的当地已注册的有86家。但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实际上有好几百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作坊。  报道刊发后,中国绿色发展基金会致函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希望其能立即查处非法无证生产捕鸟网的作坊。  8月5日,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函称,针对网具生产,无棣县正在筹备制定无棣网具加工的“团体标准”,协调相关部门和乡镇成立网具协会,以规范网具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  但复函还提到,目前国家和山东省均没有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生产和销售捕鸟网,刚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未赋予工商部门对猎捕工具监管的职责。  利益链横跨南北与多头监管之困  利益是最大的诱惑。  据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汉沽分局10月13日刑拘的庄某某供认,他自2016年8月底开始多次非法猎捕野生鸟类,600余只卖了1万余元。  买卖来自于市场需求。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各地城乡结合部的野味餐厅、一些爱好食用野味的省份,为猎捕野生鸟类提供了需求。  10月11日,澎湃新闻跟随国家林业局督导组两位专家暗访天津西站附近的大丰桥花鸟市场时发现,虽然综合执法车就停靠在旁边,但鸟类交易仍在继续。  “这几天新闻报道后,公安局来了好多次,很多(卖鸟)人都不出来了。不过没用,你们周末来,国内国外的什么鸟儿都有。”一位懂行的老者津津乐道,天津的花鸟市场可并不只这一处。  而在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随机走进一家“金阳烧烤总店”,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配图),天津志愿者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多处可以吃到野味的餐馆,“有野鸟、野兔、大雁等,周六日最多” 。  天津北辰区北仓镇政府附近,金阳烧烤总店的菜单上公然写有烤麻雀、烤鹌鹑。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实习生 李蒋 图  此次“万米网海捕鸟”事件中,唐山林业行政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透露,捕鸟人主要在宁河区对鸟催肥,然后集中贩卖到广东等南方地区。  “太隐蔽了,我们跟踪多年也很难跟踪一条完整线路。”一名多年从事候鸟保护、捕鸟交易调查的志愿者向澎湃新闻表示。  广东省某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向澎湃新闻透露,通过多年调查,他发现火车运输已经成为候鸟南下的“绿色通道”,“最好国家相关部门能跟铁路总公司沟通,让铁路运输负起监管责任,堵死这条运输通道。”  据新快报2015年6月报道,通过火车从全国各地运到广州的鸟类,其中不少为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或广东省级重点保护动物。  广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民警当时查获的两货车鸟类来自河北沧州站,托运标签上写着“鸽子”。经当面清点,共查获疑似国家“三有”和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麻雀3300只(33箱)、珠颈斑鸠2556只(24箱)、黑水鸡642只(5箱)、夜鹭198只(18箱),均为活体。  报料人当时称,这种情况持续已近10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野生动物运到广州。“这些鸟类的发货站点主要集中在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以及河南的漯河、驻马店、信阳、三门峡等地,全部通过客运列车进行托运。”  10月11日下午,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保护候鸟专项行动,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应主动会同公安、工商、运输等部门,对候鸟等野生动物的非法市场、运输线路和餐饮饭店、花鸟市场、宠物商店等重点场所开展联合执法检查,集中查处非法运输、非法经营等行为,多环节强化监管,实现综合整治。  猖獗猎捕候鸟活动背后,存在着非法销售、运输、滥食野生动物的链条。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表示,保护野生鸟类不是林业部门一家的事情,非法捕鸟活动猖獗的背后,公安、交通运输、工商等部门都有责任。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朝霞指出,在我国,除了林业部门具有综合执法的职权之外,涉及市场归工商管理,涉及交通则归交通部门管理,“如果该负责而没有履行责任,都应该追责,情形严重的,还应当追究渎职的行政刑事责任。”  专家:制定出一张 “全国捕鸟地图”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说,在全球候鸟迁徙路线上,黄渤海区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路线重要的地点,这种大规模捕杀候鸟的情况不仅能够对鸟类的迁徙种群造成伤害,同时也能够严重影响候鸟迁徙路线上沿岸国家的国际形象。  实际上,不仅是天津、河北等黄渤海区域,时值候鸟迁徙高峰期,全国候鸟迁徙线路上,猎杀与反猎杀的较量一直在进行。  广西融水县境内的九万山、元宝山山脉,是候鸟南迁北往的必经之地。  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信公号9月27日发布信息称,广西融水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当地警力在融水境内突击开展打击非法猎捕候鸟,共查处14起非法猎捕候鸟案件,查获贾某洋、蒙某思等16名嫌疑人,扣押移动电瓶、照明灯具、鸟网、砂枪、火药等捕鸟工具一批,没收候鸟死体93只、候鸟活体4只,捣毁非法猎捕候鸟窝点13处。  9月底,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联合林业相关职能部门对广州市中心城区的酒楼食肆、农贸市场、“三鸟”批发市场及路边流动摊档进行集中清查,共清理整治集贸市场等重点场所60处,清查酒楼食肆20个,收缴野生保护动物59只,其中水鸡30只,斑鸠11只,山鸡8只,翠鸟5只,黄苇鳽3只,石鸡2只。  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的公开报道发现,几乎所有省份都存在滥捕乱猎候鸟的情况,其中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江西、北京被曝光次数最多,黑龙江、吉林、辽宁次之。  国家林业局在宣布启动全国范围内的保护候鸟专项行动时,要求彻底排查候鸟迁飞停歇的重点区域和重点路线,消除各种危及候鸟等野生动物种群安全的隐患,协同森林公安等执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立案侦查,追踪、抓捕犯罪嫌疑人,形成强大的震慑声势,坚决打压乱捕滥猎等违法犯罪势头。  国家林业局还要求健全保护长效机制,通过设立举报电话、聘用保护信息员、与保护志愿者和民间团体建立联动机制等方式,延伸保护触角,确保及时掌握各种不法活动的苗头,形成共同打击乱捕滥猎野生动物及非法交易的保护网络。  “我们建议国家林业局可以委托相关部门制定并出台全国的捕鸟地图,”陆军说,打击滥捕滥猎候鸟的行为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所有发生过捕鸟的区域都是敏感点,地方林业部门应通过新技术在地图上进行标记,在候鸟迁徙季节重点巡视,国家林业局也可以委托相关机构,让护鸟志愿者参与进来,制定一张“全国捕鸟地图”,发挥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抵制捕杀候鸟的行动中来。

相关内容